凌蓝玥

2017.8.15日本投降72周年

很多时候,对日本右翼分子,对那些杀人犯的仇恨早已刻在了民族基因里

长大,也许就是痛得眼眶包不住泪,却再也不能哭着求安慰,默默忍回泪水


其实我想哭

好累

我之所以可以活得这么心宽体胖,大抵是真的健忘吧,其实毕业也没几年,现在回想高考和很多大学时候的场景和事情居然都想不起来了,我总相信人是趋利避害的动物,对于不太美好的人和事,潜意识总是貌似不经意忘却,等你意识到,哇靠,我怎么记不起来了的时候,已经晚了……明天就高考了,我已经想不起来我那三年和高考这两天是怎么过来的了,因为对我来说那不太美好,所以我任由它被我遗忘,也不太想起很多事,因为我只想没心没肺地活着,像米虫,像蜉蝣,不知所谓,朝生暮死

装次B,希望不要被雷劈

很喜欢在这里发泄心情,因为没有认识,总是一步错步步错,实在没智商和情商跟那些人周旋,为什么就不能不要脸,不要脸就可以的事就是做不到,还是太幼稚,这一年多来太累了,就不能有个人来养我么?太无耻了

昨天看了一篇短漫,里面讲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被上司骂是渣滓,还被开除,开篇就写人的脑海是不是总会浮现出绳子,因为大叔多次想上吊,第一句话也在我脑子里盘旋,只是,我脑海里浮现的是我拿刀割腕的场景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一直一直很想试,但是又害怕去死,漫画中大叔是个有社交恐惧症的同性恋者,与父母家人都断了来往,我很庆幸我还有父母这条亲情纬牵着我,如果没有,我想我早已活不到现在吧,极端的情绪随时左右着我,极度乐观或极度悲观,我可能真的需要心理医生,愿我永远不要跨出那条线,愿我找到生存的意义,愿我发现不死真是太好了

和老爸彻夜长聊,想通了很多,无私地爱着自己,我很幸运,有这样的好父亲,好母亲,如果能不去在乎那些三姑六婆的叨逼叨,也许我的思想真的不会那么消极,在乎该在乎的人吧,25岁了,足足浪费了三年的时间,现在要屈服于现实了,找个稳当的工作干吧,天生懒骨头,这就是我的命运吧,我接受了

就想这样消失,不要让人找到我,没有勇气go die,也没有勇气面对,我是不折不扣的失败者,胆小鬼!